茶烟几许

拿走我的面包,如果你要,
拿走我的空气。

死于今日

Newt曾经以为他的声音不会颤抖,他的眼睛里不会再有火,他的心口不会再有火,不会有一千颗滚烫的陨石从他的脊背下降。他们走了以后,Newt手里抓着发射器,靠着保龄球馆的墙壁,大地摇摇欲坠。他记不起来是他的眼睛里映着火光,还是火光映向他,或者记不起来一个遥远的柔软的晚上,谁同他喝了什么酒,为末日里烧毁的所有赞美诗干杯,温情的火光那时也没有落在他的心口。他甚至想不起来这该是一个疑问句还是陈述句。

他弓起身子,心脏彻底皱缩成一只乌龟。痛和痒在他内部拉扯他的神经时他没有动,大地摇晃他没有动,号叫冲垮了球馆他没有动,天空塌下来他也不会动了:他的天空很早之前就塌下来了。他什么都记得很清楚:他的天空龟裂开,...

© 茶烟几许 | Powered by LOFTER